88必发娱乐

趣味野史网 | www.dpfreelance.com  2015-04-28 14:43:11
责编:历史探索

  据说,青少年时代的清太祖奴儿哈赤,曾同明朝高级将领李成梁有过一段不同寻常的接触。这就是努尔哈赤曾经作过李成梁的养子。传说奴儿哈赤被明朝辽东将领李成梁收养,并当兵三年。这三年,使他的武艺大为长进,刀、弓、剑、棍等都能娴熟运用。与敌人接阵时,努尔哈赤表现神勇,常常瞬间便将敌人斩于马下。这三年的军旅生涯,成为了努尔哈赤一生的重要的军训阶段。这段经历,后来演变成了一个近乎神话的传说《关于罕王的传说》。该传说曰:

  那时候明朝天下大灾,各处反乱。罕王下山后投到李总兵(李成梁)的部下。李总兵见大罕(努尔哈赤)长得标致可爱,聪明伶俐,便把他留在帐下,当个书童,用来伺候自己。

  有一天晚上,李总兵洗脚,对他的爱妾骄傲地说:“你看,我之所以能当总兵,正是因为脚上长了这七个黑痣!”其爱妾对他说:“咱帐下书童的脚上却长了七个红痣!”总兵闻听,不免大吃一惊——这明明是天子的象征。前些时候才接到圣旨,说是紫微星下降,东北有天子象,谕我严密缉捕。原来要捉拿的人就在眼前。总兵暗暗下令做囚车。准备解送罕王进京,问罪斩首。

  总兵之妾,平素最喜欢罕王。她看到总兵要这般处理,心里十分懊悔。有心要救罕王,却又无可奈何。于是把掌门的侍从找来,与他商量这件事。掌门的侍从当即答道:“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”定下计议,便急忙把罕王唤来,说给他事情的原委,让他赶快逃跑。罕王听说之后,出了一身冷汗,十分感激地说:“夫人相救,实是再生父母;它年得志,先敬夫人,后敬父母。”罕王拜谢夫人,惶急地盗了一匹大青马,出了后门,骑上马就朝长白山跑去。这时跟随罕王的,还有他平常喂养的那只狗。

  罕王逃跑之后,李总兵的爱妾就在柳枝上,挂上白绫,把脖子往里一套,天鼓一响就死了。据说满族在每年黄米下来那天,总是要插柳枝的,其原因就在这里。

  第二天,总兵不见了罕王。他正在惶惑之际,忽而发现自己的爱妾吊死在那里。李总兵立即省悟,顿时勃然大怒。在盛怒之下,把她全身脱光,重打四十(满族祭祖时有一段时间灭灯,传说是祭祀夫人的;因其死时赤身,为了避羞,熄灯祭祀)。然后派兵去追赶,定要捉回。

  且说罕王逃了一夜,人困马乏。他正要下马休息,忽听后面喊杀连天,觉察追兵已到,便策马逃跑。但是,追兵越来越近,后面万箭齐发,射死了大青马。罕王惋伤地说:“如果以后能得天下,决忘不了‘大青’!”所以后来罕王起国号叫“大清(青)”。罕王的战马已死,只好徒步逃奔,眼看追兵要赶上。正在危难之时,忽然发现路旁有一棵空心树。罕王急中生智,便钻到树洞里,恰巧飞来许多乌鸦,群集其上。追兵到此,见群鸦落在树上,就继续往前赶去。罕王安全脱险。等追兵走远以后,罕王从树洞中出来,又躲到荒草芦苇中。他看见伴随自己的,仅有一只狗。罕王疲劳至极,一躺下就睡着了。


  追兵赶了一阵,什么也没有赶到;搜查多时,又四无人迹。于是纵火烧荒,然后收兵回营。

  罕王一睡下来,就如泥人一般;遍地的大火,眼看要烧到身边。这时跟随他的那条狗,跑到河边,浸湿全身,然后跑回来,在罕王的四周打滚。这样往返多次,终于把罕王四周的草全部弄湿。罕王因此没有被火烧死,但小狗却由于劳累过度,死在罕王身旁。

  罕王睁眼醒来,举目四望,一片灰烬。跟随自己的那只狗又死在旁边,浑身通湿。自己马上就明白啦。罕王对狗发誓说:“今后子孙万代,永远不吃狗肉,不穿狗皮。”这就是满族忌吃狗肉、忌穿狗皮的缘由。

  罕王逃到长白山里,用木杆来挖野菜、掘人参,以维持生活。在山里,罕王想起自己在种种危急关头,能化险为夷,俱是天公保佑。想到这里,罕王立起手中的杆子来祭天。同时又想起乌鸦救驾之事,也依样感激,就在杆子上挂些东西,让乌鸦来吃,是报答乌鸦相救之恩的意思。后沿习下来,遂成为风俗。

  后来,罕王带领人马下山,攻占了沈阳。

  这个神话传说曲折地反映了努尔哈赤青少年时代的际遇,含有形象的历史印记,富有丰饶的神话色彩。这里提到的“义犬救主”和“乌鸦遮树”的传奇故事,表达了满族先祖蒙昧时期的图腾崇拜。义犬和乌鸦就是满族先祖的图腾。而大青马的死难,则恰恰为“大清”这个朝代的名讳,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说。同时,满族人在庭院内东南方竖立木杆,木杆上挂些吃食,以供乌鸦取食,俗称索罗杆子,供祭天、祭神之用。这些满族的风俗在这个神话传说中,都得到了清晰合理的阐释。

  当然,努尔哈赤曾经为明朝辽东将领李成梁当兵,在这里也得到了证实。

  历史为努尔哈赤的崛起提供了难得的际遇。努尔哈赤抓住了这个历史的际遇。

  那么,努尔哈赤诞生时的天朝上国明朝,究竟是怎样的呢?

  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和父亲塔克世,在一次战斗中被明军无缘无故地误杀了。这是努尔哈赤一生中遭受到的最严重的打击。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。

  在明朝嘉靖年间,建州女真大小有数十个部落。其中最大的部落是王杲部。王杲是建州右卫都指挥使,是远近闻名的部落酋长。此人剽悍好斗,有勇无谋。他依恃自己拥有千人左右的兵马,就忘乎所以,屡次搅扰明国的辽边。屠戮城堡,俘掠人口,抢夺财帛。如此种种,引起明廷震怒,明廷决定大军征讨。

  王杲(gǎo,音稿)和觉昌安是亲戚,是紧密的双重姻亲关系。觉昌安的长子礼敦之女嫁给了王杲之子阿台,而觉昌安的第四子塔克世又娶阿台之女为妻。觉昌安同王杲联姻的目的,是想得到强大的王杲的支持。

  大敌当前,觉昌安权衡利弊,感到如果帮助姻亲王杲,可能会遭到灭顶之灾。于是,觉昌安就站到了明朝一边,投在了明辽东总兵李成梁麾下,为明军报信带路,征讨王杲。明军得到觉昌安的帮助,如虎添翼。而王杲失去了觉昌安,也就等于失去了觉昌安家族的六个兄弟,即等于失去了六祖,这在人心的向背上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  万历二年(1574年),明朝总兵李成梁统帅大兵数万,攻打王杲。王杲战败,率部逃走。第二年,王杲被明军追击,逃到海西女真哈达部酋长王台处,王台将王杲擒获,献给了明廷。王杲在北京被明廷磔杀。

  王杲之死,《清史稿王杲传》有记载:

  明军购王杲急,王杲不敢北走,假道于王台。边吏檄捕送。(万历三年)七月,王台率子虎儿罕赤缚王杲以献,栏车至阙下,磔于市。王杲尝以日者术,自推出亡不即死,竟不验。妻孥二十七人为王台所得,其子阿台脱去。阿台妻,清景祖(觉昌安)女孙也。①

  但是,逃走的王杲之子阿台没有死心,一直想替父报仇,并不断袭扰明边。万历十一年(1583年),已晋封宁远伯的辽东总兵李成梁,又率大军,攻打阿台据守的古勒寨。明军经过艰苦的攻坚战,终于拿下了古勒寨,并残酷地斩杀了阿台等全部古勒寨的军民。但是,在攻占古勒寨的混乱中,明军却将与明朝无怨无仇的觉昌安和塔克世误杀了。

  阿台之死,造成了努尔哈赤祖、父被明军误杀。这个事件的经过,《清史稿阿台传》记道:

  阿台居古勒寨,其党毛怜卫头人阿海居莽子寨,两寨相与为犄角。(李)成梁使裨将胡鸾备河东,孙守廉备河西,亲率师自抚顺王刚台出寨,攻古勒寨。寨陡峻,三面壁立,壕堑甚设。成梁麾诸军,火攻两昼夜。射阿台,殪。别将秦德倚已先破莽子寨,杀阿海。斩二千二百二十二级。景祖(觉昌安)、显祖(塔克世),皆及于难。②

  这一误杀同尼堪外兰很有关系。尼堪外兰是图伦城(今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汤图附近)的城主,势力不大,但很有心计。《大清满洲实录》详细记载了努尔哈赤之祖父觉昌安和父亲塔克世死难的经过,文曰:

  满洲国初,苏克素护河部内图伦城,有尼堪外兰者。于癸未岁,万历十一年,唆搆宁远伯李成梁攻古埒(古勒)城主阿太(阿台),沙济城主阿亥(阿海)。成梁于二月率辽阳、广宁兵与尼堪外兰约,以号带为记,二路进攻。成梁亲围阿太城,命辽阳副将围阿亥城。城中见兵至,遂弃城遁。半得脱出,半被截困。遂克其城,杀阿亥,复与成梁合兵,围古埒城。其城倚山险,阿太御守甚坚。屡屡亲出远城冲杀,围兵折伤甚多,不能攻克。成梁因数尼堪外兰谗搆,以致折兵之,罪欲缚之。尼堪外兰惧,愿往招抚,即至城边,赚之曰:“天朝大兵既来,岂有释汝班师之理?汝等不如杀阿太归顺。太师有令,若能杀阿太者,即令为此城之主。”城中人信其言,遂杀阿太而降。成梁诱城内人出,不分男妇老幼尽屠之。阿太妻系太祖伯父礼敦之女。祖觉昌安闻古埒被围,恐孙女被陷,同子塔克世往救之。既至,见大兵攻城甚急,遂令塔克世候于城外,独身进城,欲携孙女以归。阿太不从,塔克世候良久,亦进城探视。及城陷,被尼堪外兰唆使明兵并杀觉昌安父子。后太祖(努尔哈赤)告明国曰:“祖、父无罪,何故杀之?”明覆曰:“汝祖、父实是误杀!”遂以尸还,仍与敕书三十道,马三十匹,复给都督敕书。③

娱乐看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