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

趣味野史网 | www.dpfreelance.com  2018-11-09 02:04:43
责编:历史探索

  长江之滨,金口古镇,金鸡湖畔,一座极具现代感的博物馆拔地而起,犹如一艘乘风破浪的战舰,冲击着人们的视线。一代名舰——中山舰就停驻在这里,雄姿英发,昂首待航。

image.png

  中山舰原名永丰舰,在其服役风起云涌的25年里,中山舰历经了一系列影响88必发娱乐前途命运的重大历史事件:护国运动、护法运动、孙中山广州蒙难、中山舰事件、武汉会战……书写了不朽的英雄传奇。

  中山舰因孙中山先生扬名,与伟人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孙中山一生为挽救国家危亡、实现民族复兴历尽坎坷,矢志不渝。中山舰一路追随孙中山,在护国运动、护法运动中冲锋在前、屡建奇功。然而,孙中山先生逝世后,却爆发了举世瞩目的“中山舰事件”。今天,当我们再次触摸中山舰时,历史的那一幕仿佛历历在目。

  第二次东征后,蒋介石的嫡系部队逐渐壮大起来,蒋介石认为,这时横挡在他前进道路上的障碍就只有88必发娱乐共产党和被苏俄顾问扶植、号称国民党左派政治领导人的汪精卫。于是他独霸一方的政治野心日益膨胀,与汪精卫争权夺利的心情更加迫切,反共的步伐进一步加快。孙中山先生在世时,蒋介石与汪精卫因工作关系彼此经常接触,有着一定的交情,为了互相利用,结成换贴兄弟,蒋称汪为“季兄”,汪称蒋为“介弟”,似乎情同手足,亲密无间。中山先生逝世后,汪精卫是国民政府主席兼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,同时又兼军事委员会主席,蒋虽在表面上予以辅佐,而在骨子里则是别有用心。但是汪精卫善于笼络元老派,在当时尚有一定的政治声誉。汪精卫大权独揽,特别是在人事任用方面,从不征求蒋的意见。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过后,蒋介石的地位明显上升。这时他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,军事委员会委员,黄埔军校校长和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,兼有政治和军事两方面的重要职务。从军事方面说,蒋介石比汪精卫强,拥有汪精卫所不具有的军事地位和实力;从政治方面说,蒋介石比李济深、程潜等人强,享有李、程所不具有的政治地位和影响。野心谋求权力,权力助长野心。这时蒋介石已经谋求到了相当大的权力,于是以这种既得权力为杠杆,谋求更大更多权力的野心,就急剧地增长了。

image.png

  蒋介石为什么选择中山舰作为突破口和直接的打击目标呢?这是因为:一、中山舰是当时广州国民政府管辖下的唯一的一只装备完善的军舰,具有较强的实战能力。蒋介石早就要把海军局和中山舰的实权夺过来。1925年8月,蒋介石就积极策动欧阳格开始了加紧夺取海军领导职位的阴谋活动。二、国民政府管辖下的海军局,是个直属机构。局长原为苏联顾问斯美诺夫,中山舰舰长是欧阳琳。后来斯美诺夫因公回国,欧阳琳也因故离职,海军局出现了空缺,这时蒋介石认为时机已到,加紧了帮助欧阳格夺取海军局局长职位的活动。他原以为就要成功了。但没想到国民政府却任命共产党员李之龙(时为海军政治部主任)代理海军局局长兼中山舰舰长,这对于蒋介石和欧阳格来说,是难以忍受的。三、李之龙在任海军政治部主任期间,就曾破获蒋介石的亲信爪牙、虎门要塞司令陈维英大贩私盐、牟取暴利的案件,上报国民政府。结果陈被撤职查办。但蒋介石却把陈庇护起来。李之龙兼任中山舰舰长后,厉行缉私,这就更引起了蒋介石一伙的仇视。因此,对于蒋介石一伙来说,掌握了中山舰指挥权的李之龙,是眼中钉,必欲拔除而后快。

  1926年3月17日黎明,蒋介石突然由黄埔乘汽艇来到广州东堤八旗会馆—卫戍总司令部。上午,黄埔军校便传出了骇人听闻的谣言:“共产党在制造叛乱,阴谋策动海军局武装政变”。校园内外,谣言四起,人心慌慌。3月18日,黄埔军校交通股股长兼驻省办事处主任欧阳钟,往海军局向代理局长、共产党员李之龙传达口头命令:“着即通知海军局迅速派兵舰两艘,开赴黄埔,听候差遣。”19日晨,李之龙即遵令派了中山、宝璧两舰开抵黄埔港,而蒋介石却声称无调舰令。旋因苏俄参观团要参观兵舰,李之龙经请示蒋介石后,于第二日下午6时,将中山舰开回广州。20日黎明时分,蒋介石称:中山舰有变乱政局之举,以广州卫戍司令名义,宣布广州戒严。命令陈肇英、王柏龄逮捕李之龙;刘峙执行扣押第二师党代表的任务;第二师第五团占领海军局,并解除海军局的武装;陈策、欧阳格执行占领中山舰并解除中山舰党代表的任务;吴铁城所部监视汪精卫、季山嘉及苏联代表团与全市著名共产党员住宅和共产党机关。收缴省港罢工委员会纠察队和苏俄顾问团卫队枪械。因此事发生在3月20日,故史称“三二零事变”。又因其由中山舰始,故又称为“中山舰事件”。

image.png

  海军局局长李之龙于3月19日后半夜被陈肇英等率兵逮捕。当时,李之龙新婚不久,在梦中被拖出来,上身只穿一件衬衣,下身只穿一条短裤,双手反绑,双眼严蒙,像架“肉票”那样把他拖到经理处关押。

  戒严一直持续到3月20日上午,还没有停止。8时许,“孙文主义学会”骨干分子缪斌向蒋介石报告:所有第一军党代表中的共产党已予一律扣押,蒋介石当时未作表示。9时左右,何香凝和周恩来相继到来,何香凝、周恩来等候多时,蒋介石才悻悻始出而接谈。他们严词抗议和批驳了蒋介石反俄、反共、排挤共产党的丑恶行径,并提出了解决的意见。由于共产党人开展了针锋相对的斗争,当天下午,戒严解除,许多被扣押的共产党员恢复了自由,情形开始好转。

  22日,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召开临时会议,因汪精卫有病,会议遂于汪公馆内举行,蒋介石、谭延闿、伍朝枢、宋子文、朱培德、陈公博、甘乃光、林祖涵等参加了会议。会议作出了三条决定,一令苏俄顾问主任季山嘉回国,二令第二师党代表撤回,三对不轨军官查办。

  经此事件之后,汪精卫知道蒋介石是“项羽舞剑,意在沛公”,便经常称病不视事,蒋介石声誉大跌。蒋在这时还不敢公开反共,还想利用共产党的力量来进行北伐;并且顾虑包围苏联顾问团住宅一事,会引起苏联的反感而影响苏联在军事上的援助。因此,他又不得不假惺惺地去见汪精卫承认错误,但把事件的责任全部推到李之龙和其他部属的身上,表示要“严加处分。”接着,他就对“中山舰事件”的当事人作出了所谓的“处分”。实际上,只是李之龙无辜下狱,吃尽苦头,而对于他自己的亲信人员则无非是一出愿打愿挨的“苦肉计”而已。李之龙被逮捕后,连称冤枉,经几次会审,仍没有充分罪证,于是审讯者提出先准保释。蒋介石的批示是:“暂行看管,再侦查。”此案就此搁起。李之龙被移押虎门入监,直到7月份才释放出来。

image.png

  王柏龄解除了第一军第二师师长职务,陈肇英免去虎门要塞司令职务,欧阳格免去暂代的中山舰舰长,吴铁城免去新编第十七师师长兼广州公安局长,均送往虎门炮台“软禁”。

  自此而后,汪精卫眼看蒋介石声势咄咄逼人,便不甘心做傀儡主席,就在同年4月弃职出国。蒋当即支持谭延闿任国民政府主席,国民党中政会主席改为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主席,由张静江继任;蒋即自任军事委员会主席。事实上,谭延闿和张静江都是傀儡,党、政、军大权从此为蒋介石所控制。

娱乐看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