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

趣味野史网 | www.dpfreelance.com  2015-04-26 15:14:29
责编:历史探索

  少子刘隆此时才生下一百天,还在宫外寄养,当下抱入宫里立为天子,是为殇帝。邓绥以皇太后的身份临朝听政,当时她年仅二十五岁。邓绥是东汉护羌校尉邓训的女儿,前太傅高密侯邓禹的孙女,她的母亲阴氏是光烈皇后阴丽华的侄女。邓绥五岁时已知书达礼。年迈的祖母对邓绥很是钟爱,一次亲自为她剪发,因年高目昏,剪刀误伤到她的前额,血顿时就淌下来。邓绥却忍痛不说,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直到剪发完毕,旁人见她额上流血,惊问她为何忍耐不说。邓绥答说:“不是不知痛,实在因为太夫人是因为喜欢我才给我剪发,如果喊痛,转伤老人初意,所以只好隐忍!”五岁的幼女,就能体贴别人至此。邓绥六岁时便能写篆书,十二岁时可以背诵和讲解《诗经》及《论语》,她经常提一些很难的问题请教兄长们,而诸兄长也答不出来。邓绥志在典籍,不问当时女子应熟悉的居家之事。母亲阴氏委婉地劝她说:“你不学女红针黹,专心文学,难道想做女博士么?”聪明的邓绥体会母亲的意思,于是白天学习女红,夜里读典籍,家人戏称她为“诸生”。父亲邓训对她也另眼相看,事无大小,都听听她的意见。

  邓绥十三岁时,其父因病去世。当时汉和帝刘肇渐渐长大,到了大婚的年龄。后宫里面已选入数人,其中前执金吾阴识的曾孙女入宫最早。阴识是汉光武帝皇后阴丽华的兄长,外戚阴家是东汉的名门望族。阴女年少聪慧,知书识字,善解人意,面貌也极为秀美动人,因此一选入掖庭,即被和帝宠幸,受封为贵人,永元八年再立为皇后。邓绥与阴后同时入选,门阀不亚于阴家,姿色却比阴后更美。但邓绥因守丧而暂时不能入宫。

  她日夜哭念父亲,三年不吃盐菜,以致姿容憔悴得别人都认不出。邓绥曾几次梦见自己用手扪天,还仰起头,舐饮着青天上的石钟乳。醒后与家人说,家人都觉得奇怪,便问占梦者主何预兆,占梦者说上古时尧帝也曾梦见过登天,夏帝成汤也曾梦中仰头吮天,这是帝王的吉梦。当他看见邓绥的长相时,不由得极口夸奖,说那是成汤之相,吉不可言,只可惜是个女孩。家人听说后,都私相庆贺,不过对外未敢明言。太傅邓禹在世时,常自叹说:“我统兵百万,未曾妄杀一人,后世邓氏家族必兴!”邓绥的叔父邓陔也说:“我听说活千人者,子孙有封,兄长邓训生前修石臼河,每年不知保全了多少河工的性命,天道若有知,邓家阴德所积,必有后福。”


  三年后守孝期满,邓绥除去了丧服,日常生活渐渐走向正轨。这时她十六岁,出落得越发明艳不可方物,她性格娴静,身材修长,肌肤若雪,秀骨姗姗,绝异于众,见过她的人皆疑为仙女。宫中再一次将她选入,六千后宫粉黛,一时间被邓绥比得失去了颜色。和帝年轻好色,一见邓绥的姿容,早已三魂被勾去了七魄,当晚即共入寝室,帐帏内鱼水偕欢,娇羞之态别有风情,两人如胶似漆,片刻不忍分离。第二天邓绥就被册封为贵妃。然而邓绥并不恃宠而骄,为人处世谨慎依旧,举动皆有法度。她平时进谒阴后,必定小心伺候,谦损自抑,如履薄冰。对与她地位相等的嫔妃都很谦逊照顾,就是对侍女隶役,也都没有一点架子。因此宫里的人对邓绥都有好感,只有皇后阴氏一个人因嫉妒而暗中将她视为仇敌。

  邓绥偶然患了感冒,病情越来越重,和帝忙令邓氏家属前来探望,并且破例允许他们自由往来,不限时日。邓绥却屡次劝谏和帝说:“宫禁至重,而使外舍久在内省,上令陛下有幸私之讥,下使贱妾获不知足之谤。上下交损,诚不愿也!”和帝不禁赞叹说:“他人以得见亲属为荣,今贵人反以为忧,深自抑损,真是难得啊!”由此和帝对她越加宠幸,甚至超过了正宫的阴后。不久邓绥病好,并不因和帝的宠幸而有所矜张。每当六宫宴会的时候,诸嫔妃都攀比修饰,簪珥光彩照人,衣衫鲜明一新,只有邓绥淡妆浅抹,却自有高雅的气质。她平时穿的衣服,若偶尔与阴后同一种颜色,便立刻换掉;有时与阴后同时进见和帝,她不敢与阴后并行,只是在侧面坐下。每次和帝有所问,她必定等阴后先说完才简短地开口,不敢与阴后同时说话。和帝认为邓绥劳心曲体,便叹息说:“如此谨慎用心,修德之劳,实在是太难为她。”

娱乐看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