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

趣味野史网 | www.dpfreelance.com  2015-04-28 11:58:15
责编:历史探索

  努尔哈赤以一介流浪乞儿起家,转瞬间横扫东北,奠定了大清吞并天下的根基,这与他过人的帝王心术是分不开的。

  早在他还没有一统东北的时候,各方部落都对其虎视眈眈,谍影重重,努尔哈赤连觉都睡不踏实。一天夜里,他正在炕上打盹,忽然被门外的异响惊醒。但他一声也不吭地操起钢刀,悄无声息地摸出门去。

  借着朦胧的月光,只见前面有一个人影,手执明亮亮的利刃,紧贴着墙根,正在挨屋子地探头探脑,像是在寻找什么。努尔哈赤蹑手蹑脚走过去,用刀背将那夜行人拍倒在地。紧接着,就听努尔哈赤放开喉咙,大呼小叫起来:“有贼啊,快来捉贼啊……”

  护卫听到喊声,急忙奔跑过来,仔细一看,说:“老大,这不像是贼,分明是敌人派来的奸细……”努尔哈赤却呵斥道:“胡说,你当我不认得奸细长什么模样?这家伙明摆着,十足的一个偷牛贼。”

  护卫还要说什么,努尔哈赤却制止了他,喝令将那夜行人揪起来,厉声问道:“老实交代,半夜三更你鬼鬼祟祟的,是不是看中了我家的肥牛,想要偷走?”

  那奸细还在犹豫,就听努尔哈赤再次吼叫一声:“你招还是不招?到底是不是偷牛贼?如果敢不招,大刑伺候!”奸细被吓得一个激灵,急忙就坡下驴:“我招,我招,我全招……我真不该见财起意……我就是个偷牛贼!”

  努尔哈赤得意扬扬地对护卫说道:“我早就说过了,这家伙肯定是个偷牛贼,果然没看错吧?”护卫心里说不出来的别扭,极力提醒努尔哈赤,那人肯定是个奸细,却被努尔哈赤一瞪眼:“别打岔,看我好好教训教训他!”又见他指着奸细的鼻子,一顿苦口婆心,谆谆教导:“小伙子,不是我说你,你看你有手也有脚,干点什么吃不上饭?怎么可以做贼呢……”

  如此这般,努尔哈赤籽那名奸细狠狠地教育了一番,直到那家伙涕泪交加,发誓要痛改前非,再也不干偷牛盗驴的营生,努尔哈赤这才尽兴,给那奸细拿了几锭银子,放他走了。

  奸细抓起银子,飞也似的逃了。这时候护卫再也忍不住了,大叫起来:“他分明就是个奸细!”“还用你说?”努尔哈赤冷笑道,“你当我没见过偷牛贼长什么模样啊?我一见他那鬼鬼祟祟的背影就知道他是个奸细。”


  护卫听得糊涂了,努尔哈赤笑着说:“我问你,现在咱们部落的势力,是不是能够称雄辽东?”那护卫连连摇头,就这十几个人,七八条枪,差得远呢。努尔哈赤又冷笑道:“对,我们势力不足,眼下最重要的就是韬光养晦,千万不能引起其他部落的注意。一旦我说破了他是奸细,就等于和对方把底牌掀开了,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。万一他威胁我们,又该怎么办?杀了他吗?这岂不是正好给了对方进兵消灭我们的借口吗?如果任由对方污辱,却不敢吭声,那我们以后就更抬不起头来了……所以,今天这事只能这样。只要事情不说破,就仍然有回旋的余地。”

  《孙子兵法》说:“古之善胜者,胜于易胜者也。”只有在有必胜把握的前提之下,才可以进行战争。努尔哈赤一生中几乎百战百胜,正是因为他从不迷信军事冒险主义。在弱小的时候,绝不贸然挑战强者的力量,以免陷自己于被动;在强大的时候,绝不放过摧毁弱者的机会,以免错失良机。这就是努尔哈赤的必胜之术。

娱乐看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