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

趣味野史网 | www.dpfreelance.com  2015-04-29 11:14:40
责编:历史探索

  在那样一个弱肉强食、毫无信义的年代,面对毒辣的父亲、凶残的兄弟,也许死亡才是一种解脱。

  生在帝王之家,无论是沾母亲受宠的光,还是凭借自身聪慧,能在皇帝众多的儿子中被立为太子是一件幸事,然而他们的命运也随着这个身份的确立而改变了。但是很多太子自身也要对悲惨的局面负些责任,可卫太子姬伋,他真的是万分无辜!

  美女面前不讲亲情与信义虽然在“拼爹”的时候姬伋很有资本,但有这样的亲爹,姬伋也没什么好炫耀的。

  姬伋,春秋时期卫国卫宣公之子。由于他出生的有些不是时候,有“被老天爷急急送达人间”的意思,所以他又叫急子。

  卫宣公的私生活作风实在是有些不检点,在还没有坐上龙椅的时候,就与他老爹卫庄公的小妾夷姜私通,而且还生下一个孩子,也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主人公姬伋。

  宣公即位那天,就迫不及待地正式将自己的后母夷姜纳入自己的后宫,也就是在那天,他的元配邢妃从此失宠。宣公和夷姜遮遮掩掩的关系终于暴露在阳光之下。

  让人惊讶的是,在那样一个封建的时代,这对夫妻竟然可以顶着种种舆论的压力,在光天化日之下心安理得地生活,而且还很快立他们的儿子姬伋为太子,实在不简单。然而不久,闹剧中的一幕悲剧就发生了。

  这场悲剧的发生,还给文学史上留下了绚丽的篇章。诗经·新台新台有泚,河水弥弥。燕婉之求,籧篨不鲜。新台有洒,河水浼浼。燕婉之求,籧篨不殄。

  鱼网之设,鸿则离之。燕婉之求,得此戚施。

  朱熹在解释这首诗时说:“旧说以为卫宣公为其子急娶于齐……国人恶之,而作此诗,以刺之……”所以,这是一首讽刺宣公的诗。

  诗歌大意说的是新台倒影好鲜明,河水洋洋流淌不停,本来以为嫁的是个美少年,却得了一个鸡胸驼背的丑老头,就像本来想撒下鱼网捕鱼,却在网中捞到一个虾蟆。诗中反复用虾作比喻,凸现了卫宣公的丑陋形象,而且一再用新台的鲜明、河水的盛大作对照,反衬出卫宣公的丑态。

  事件到底是怎样的呢?让我们穿越时空,回到春秋时期的卫国去看个究竟。


  据说齐国姜氏以出美女著称,当时的上流社会男子,都以迎娶齐国姜家女子为人生乐事。齐国国君齐僖公有一对超凡脱俗的女儿,史书上没有对她们真实名字的记载,只是大女儿因后来嫁给了卫宣公被后世称为宣姜。

  公元前718年,年方十五岁的宣姜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。一天,卫国派来使者,为太子姬伋向宣姜求婚。虽然姬伋这年只有十六七岁,却因风流倜傥、博览群书,和公主一样也是当时诸国闻名的名人。而且卫太子姬伋的身上流淌着美女母亲夷姜的血液,当然也是俊美儒雅非凡。

  尽管身世方面有些小小问题,但是并不妨碍他的未来国君身份。于是齐僖公立刻答应了这桩十全十美的婚事。

  只可惜,不怕真小人,就怕伪君子,这个为太子求婚的使臣就是伪君子中的领袖。回到国内,这个家伙就立即向卫宣公禀报了公主的情况,那沉鱼落雁、倾国倾城的容貌,简直是比花儿还诱人,接着暗示加明示地表达了他的想法——这样的绝色美女,那应该是被国君您享用的啊!他还不忘强调,之所以这样说,绝对是出于作为人臣的一片赤胆忠心啊。

  本来卫宣公就是一个老色鬼,哪里经得住这样的煽风点火!况且他当年在无权无势时,就敢在父王的眼皮子底下勾引庶母,如今大权在手,更是没什么可顾忌的。于是流着口水和这个使臣商量了一番,骗亲的计划就敲定下来了。

  一心等着婚期到来的太子被派“出差”,与此同时,他的老不正经爹爹开始紧锣密鼓地在河边修建一座新的行宫,名为“新台”。然后就发生了诗歌里记录的那一幕,本来即将成为宣姜公公的老头变成了她的老公。

  对于齐僖公这样的老狐狸来说,这个消息带给他短暂的愤怒,可之后就是满心欢喜和得意了——他成了卫国国王的老丈人,这样的好事可不是谁都能有机会遇到的。只是可怜了宣姜,苦了姬伋。

  史书上记载,从此以后,姬伋经常发呆,木讷无语。然而他本来就是个善良的老实人,自小学习的礼仪、孝道更是让他对父亲敬若神明。对于这件事,他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满,默默地接受了这种屈辱的安排。

  要命的“四马白旌尾”千防万防,家贼难防。自己老爹下黑手,谁能防得住?谁能承受得起?

 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飞逝,转眼间,十五年过去了,宣姜的两个儿子都已经快成年了。也许是继承了姜氏的优良传统,宣姜的长子姬寿是一个清秀善良的少年,可是基因在他的弟弟姬朔这就变异了,不仅和善良沾不上边,甚至是恶劣之极。

  姬朔经常在卫宣公和宣姜面前说姬伋的坏话,诋毁他这个老实的大哥,而且每次都是滔滔不绝、口若悬河。由此看来,这姬朔人才虽然不怎么样,却有着不错的口才。

  宣公本来因为当年夺婚的事对这个大儿子就有点心虚,现在又听说他的“种种恶行”,便莫名的讨厌起他来。

  有一天,姬朔像往常一样“演讲”,说着大哥如何对“夺妻事件”百般怨恨,如何扬言要在即位后将他们母子铲除干净。这着实激怒了卫宣公,他把姬伋的生母喊来,痛骂她教子无方。可怜的夷姜,就在这天夜里自尽了。

  可这并没有动摇卫宣公要把这个逆子翦灭于世的决心,他定下毒计,先派逆子姬伋“出差”,还授予他白旗,又在路上派人专杀手持白旗的人。

  宣姜听说后,不管是念在当年旧情,还是为人母的身份,她苦苦哀求丈夫不要这样做,她不愿意看到有谁死去,更不愿意这个死去的人是姬伋。然而,宣姜这样的行为,在卫宣公的眼里成了她对姬伋的眷恋,起到的作用就是加快了他行动的速度。

  很快,他派姬伋出使齐国,并赐了一面特别的旌旗——四马白旌尾。姬朔知道后大为高兴,心地善良的姬寿却大惊失色。他连忙将父亲的阴谋告诉大哥,并劝他逃走。

  姬伋听完后深受打击,他没料到敬爱的父亲竟然要对自己痛下杀手,不禁万念俱灰。他对姬寿说道:“逆父命求生,不可。”姬寿百般劝慰,但姬伋哀莫大于心死,一句也听不进去。

  这样的场景似乎有些熟悉,历史总是在不断重复,这样的对话多像公子扶苏当年对蒙恬将军说的那句“父赐子死,尚安复请”。

  善良的姬寿决心为弟弟赎罪,在送行宴上,他将姬伋灌醉,自己代替他出发了。杀手不分青红皂白,将手持白旗的姬寿杀死。姬伋醒来,明白事实真相,连忙去追赶弟弟。可当他赶到的时候,姬寿已经倒在血泊里。

  姬伋痛骂杀手,叹道:“误矣!”醒过神来的杀手一不做二不休,把他也乱刀砍死了。得知这样的死讯,宣姜当即昏死过去,从此痛不欲生。

  杀手不仅杀了姬伋,还把姬寿也杀了,这样一来倒是帮了姬朔的忙——皇位有力的竞争者都死了。

  后来,姬朔如愿当了皇帝,但是这样的人品,怎能降服群臣?他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  尽管故事的结尾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结局,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发生了。后人有感于姬伋、姬寿这兄弟俩浓厚的亲情和前赴后继的牺牲精神,写了一首《二子同舟》来纪念他们。

  二子乘舟,泛泛其景。愿言思子,中心养养!二子乘舟,泛泛其逝。愿言思子,不瑕有害?忠孝也要分对象

  毫无疑问,姬伋和姬寿都是善良的人,他们为人子,彰显孝行;为人兄,肝胆相照,但是,他们却做不成,或者没法做一个成熟睿智的政治家。即使姬伋将孝子、忠臣、贤兄演绎得再怎样淋漓尽致,遗憾的是生不逢时,在那样一个弱肉强食、毫无信义的年代,父子相残、兄弟互害的局面并不稀奇。

  从尊重生命权的角度来说,人只有留下这条命,才有机会做一个忠孝之人,姬伋兄弟俩如果采取手段保住性命,反戈一击,那不仅会使生命延续,也可能带领自己的国家走向辉煌。

  死者已矣,尽管给生者带来无限的哀痛,给后人留下无奈的感叹,但是面对这样毒辣的父亲、凶残的兄弟,也许死亡是一种解脱。当我们再回眸历史,认识姬伋,不要只是徒留悲伤了。

娱乐看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