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

趣味野史网 | www.dpfreelance.com  2015-04-29 16:47:13
责编:历史探索

  1937年初,张学良由南京被秘密转移到蒋介石的家乡奉化溪口,幽禁在雪窦山。不久,张学良的原配夫人于凤至也来到溪口,来陪伴张学良。

  当时,蒋介石的侄媳原宪兵三团团长蒋孝先的妻子袁静芝也住在溪口。西安事变中,蒋孝先被张学良的部下误杀。

  丈夫蒋孝先死后,袁静芝一直住在溪口镇。袁静芝婚前是个相貌与身材俱佳的大美女,钓得“金龟婿”蒋孝先后,过上了阔太太的生活,一直养尊处优,尽享“夫贵妻荣”之人生。蒋孝先被张学良部下击毙后,袁静芝顿失依赖,一下子成为了蒋家的一个寡妇,“门前冷落鞍马稀”的怨妇。风光不再的悲凉,再加上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人之常情,使得她对张学良的仇恨与日俱增。于是她暗下决心:作为丈夫的未亡人,一定要为丈夫报仇,不杀张学良,誓不为人!

  当时张学良被幽禁在雪窦山的消息是绝密的,由特务队长刘乙光负责他的“安全”。袁静芝开始时并不知道她的“大仇人”张学良就近在咫尺。当张学良夫人于凤至到来后,她才顿悟:自己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张学良原来就在溪口。袁静芝决定以在雪窦寺里为亡夫蒋孝先做法事由头,伺机刺杀张学良,为丈夫雪仇。

  这天,袁静芝披麻戴孝,在雪窦寺的大雄宝殿里焚香祭夫。张学良和于凤至正在散步,听到大雄宝殿里传来的哭声,不禁信步向那边走去。他们没走几步,就被特务队长刘乙光拦住了。刘乙光“恭敬”地说:“副座,还是在近处走走吧。”

  张学良脸色一沉,默不作声。于凤至对刘乙光说:“那就麻烦刘队长去打听打听,是什么人哭得这么凄惨。”不一会,特务队长刘乙光就回来了,说是蒋孝先的遗孀在做法事。

  张学良听后,神色为之一动,脸上拂过一丝难以觉察的愧疚之意。张学良觉得怎么也该去上炷香,于是便向大雄宝殿走去。


  张学良进了大雄宝殿,走向香案,袁静芝一边低声哀泣着,一边悄悄打量着张学良。张学良虔诚地为蒋孝先的亡灵上香拜祭后,转身对袁静芝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蒋夫人,请节哀顺变。”袁静芝假意回礼道谢,同时将手伸进衣服里面去掏枪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“汉卿!”于凤至大呼一声,突然双腿一软,跌倒在袁静芝身上,压住了袁静芝掏枪的手。张学良连忙上前搀扶。于凤至面向袁静芝,带着歉意道:“对不起,蒋夫人,我身体不好,失礼了。”于凤至的突然动作,使袁静芝无法掏出枪来,这次行刺自然也就泡汤了。

  第一次行刺行动失败后,袁静芝又紧锣密鼓地加紧实施第二套方案,即在山林中射杀张学良。经过仔细观察,袁静芝已经了解到张学良每天黄昏都会和于凤至离开住所出来散步。

  那天,张学良和于凤至在刘乙光等特务的“护卫”下,缓慢地走着。他们过了千丈崖,登上了妙高台。而袁静芝,就藏身在妙高台下一块巨石后面,离张学良约百步远。张学良和于凤至的身影一出现在她枪击的范围内,她立刻掏出枪来,对准了张学良的脑袋。“砰”的一声,枪响了,子弹呼啸着从张学良身边飞过,射进了他身旁一棵大树里。刘乙光立刻朝枪响处扑去。张学良和于凤至则紧急蹲下,吃惊地望着袁静芝被刘乙光给扭了出来。

  袁静芝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,一扑一扑地冲向张学良。刘乙光死死地揪住她。于凤至挡在张学良面前,用力将张学良往后推,然后面对袁静芝,凛然呵斥:“我是汉卿的妻子,如果你一定要认定汉卿是你的杀夫仇人,那就让我代他一死。”

  于凤至的视死如归的挺身而出,不但镇住了袁静芝,也深深震撼了张学良,他轻轻地抱住于凤至,感动万分。袁静芝呆住了,良久不语,最终怅然离去,第二次行刺行动也宣告了失败。

  袁静芝两次刺杀张学良,均已失败而告终。蒋介石很快便知道了这件事,但并未深究,而是给了袁静芝一笔巨款,让她在上海买了一幢房子。随后,袁静芝就离开奉化溪口镇,到上海居住了。

娱乐看点